又是下雨天

    Author: 徐艺波  From: xuyibo.org  Date: 2020-09-21 05:08 PM

    残奥会顺利结束后,好像老天格外的喜欢下雨,大学的时候特别喜欢下雨天,不为啥,就是整天心情和下雨天一样,表里如一啊。不过此时此刻,我倒是不希望下雨,看来现在心情不再是下雨天了,感谢中国XXX,让我过上天天有肉吃的草民生活。
     
    小时候(90年代初)一下雨呢,喜忧参半:
    忧一:茅房没顶,有没有雨伞,大人的雨衣如同旗袍,下雨天要是去一趟,准成落汤鸡,记得那个时候啊,多么羡慕家里有个带顶的茅房。
     
    忧二:一下雨,家里就没人了,都跑到地里开沟啥的;要是遇到农忙,还得跑到打麦场去抢收晒的麦子,累的很(这也是为什么农村的父母老是在教育孩子,你要好好读书,不读书以后只能每天干这个。那个时候的高学费有了存在的理由)
     
    喜一:要是夏天呢,可以抓知了(带壳的那种)、栓水牛(一种坝子上有的,形似斑蝥)、还可以去坝子的上下游插鱼、抓龙虾,有时候为了去拣到美味的栓水牛,有的人家大清早四点钟就爬起来,在我们去的路上,人家背着半袋子回来了。不过现在回家能干的事情只有插鱼了,能种地的都沦为庄稼了,食物链单一化。
     
    喜二:下雨跟着母亲去田里看看,总能抓到鱼,我从小就喜欢抓鱼,一看鱼就来劲。现在还记得有一次和母亲到地里,看到水沟里有两天灰乎乎的鱼(是泥鳅),高兴的不知道北了。还有一次去姥姥家(那里的鱼相当的多),看到很多人在抓鱼,我连裤子都不脱,直接蹦到里头去了,虽然没抓到多少。
    小时候,我爸好像一直和我存在些隔阂,所以很少自己希望做的事情他能实现的,惟独一次,那是在菜园里干活,天快黑了,看到有人在捞鱼,我就让我爸去抓鱼,嘿!他还真带上铁锨、尿桶(浇园的家伙)去了,这次虽然没抓到很大的鱼,但很多的小虾、小鱼(小杏叶子、小麦穗子、小白莲、小鲫鱼),现在还清晰的记得当初把水倒到岸边草丛捡鱼的情景。回来用这些鱼炒菜的时候,看到这么多鱼都炒菜了,很心疼,记得有一只小杏叶子(长不大,身体侧面如同杏子,有的有很鲜艳的花纹的那种,现在已绝迹)被我爸拿着大菜刀开膛去肠,去完后还围着盆里转。

    EMail: * 如果为有效的邮箱地址,将自动发送站长回复